• <input id="gasee"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gasee"><acronym id="gasee"></acronym></input>
  • <menu id="gasee"><u id="gasee"></u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gasee"><acronym id="gasee"></acronym></menu>
    <menu id="gasee"><u id="gasee"></u></menu>
    <nav id="gasee"><tt id="gasee"></tt></nav>
    <nav id="gasee"><acronym id="gasee"></acronym></nav>
  • <input id="gasee"><u id="gasee"></u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gasee"><u id="gasee"></u></input>

    58歲的她,出院前竟做了這件事!讓在場的人....

    時間:2021-09-01 14:04來源:廈門眼科中心編輯:lin瀏覽:

    【文章導讀】“不能跪,不能跪”!7月26日,4樓白內障診室內。58歲的陳阿姨在臨出院前,竟欲向張廣斌教授下跪致謝。

      這個世界,總有一些瞬間、一些場景,讓人感動。
     
      “不能跪,不能跪”!7月26日,4樓白內障診室內。58歲的陳阿姨在臨出院前,竟欲向張廣斌教授下跪致謝。
     
      看到老人要下跪,來不及多想。張廣斌教授立馬伸手托住老人胳膊,以防她跪下,旁邊醫護人員也迅速將老人扶起來……一時間,在場的人紛紛被老人突然下跪的舉動震撼到。
     
    白內障治療
     
      究竟發生了什么事,竟讓她堅持“下跪”?
     
      雪上加霜  獨眼老人再陷失明危機
     
      陳阿姨是福清人,由于早年遭遇眼疾,左眼不幸失明,后半輩子看人識物都只能靠右眼。然而,命運沒有停止對她的考驗。
     
      10年前的一天,她視為“珍寶”的右眼查出了角膜炎,繼而形成潰瘍,留下疤痕,視力一直處于模糊狀態。去年10月,右眼又被確診為白內障,短短幾個月的時間,陳阿姨眼前就一片模糊混沌,近乎失明。
     
      在此之后,她變得不愿出門,不愿見人,陷入了絕望中。
     
      家人曾帶著她輾轉多地求診,均因眼部病情復雜,手術難度大、風險高被委拒。抱著最后一線希望,張阿姨找到了張廣斌教授尋求轉機。張廣斌教授是全國白內障治療領域的佼佼者,素來以精通疑難白內障診治而享譽全國。
     
    白內障手術
     
      打破禁區 一臺高難手術留住光明
     
      “張教授,我只有一只‘好’的眼睛了,可不想兩眼一抹黑啊!”
     
      陳阿姨的擔心不無道理,經檢查,她的右眼條件非常差:“老年性核性白內障、角膜帶狀變性、獨眼,視力僅剩0.07。”手術刻不容緩,而復雜的病情也考驗術者的技術功底與勇氣:
     
      一來,眼科手術十分精密,術野清晰是手術成功的保障。而老人的角膜病變,將遮擋手術的術野,整個手術過程就像是隔著紗布在做,手術難度可想而知。二來,這類手術風險大,一旦手術出現并發癥,很難有補救的機會,因為后繼眼底的修復手術,受角膜遮擋影響,也是無法進行的,給手術醫生帶來很大的挑戰。
     
      手術該怎么做?
     
      與其說這是一場手術,不如說這是一場與黑暗之神的較量。為了提高手術的提升手術安全性、精確度 。張廣斌教授憑借豐富的手術成功經驗,制定了周密詳盡的手術方案:利用“飛秒激光”技術,在配備3D手術視頻系統高清顯微鏡下開展白內障手術,實現高科技1+1>2的“神操作”。
     
    張廣斌教授
     
      張廣斌教授指出,飛秒激光輔助的白內障手術,在制作角膜切口、撕囊、預劈核等手術過程中具有明顯優勢;而在3D導航系統的輔助下,白內障手術的可視性、可預測性和精確度得到了保障,為達到術后更佳視力效果提供了更多可能。
     
      為了打消老人的顧慮,張廣斌教授一遍又一遍耐心地為她講解手術方案。聽完分析后,陳阿姨決定住院治療。
     
      手術過程中,張廣斌教授一邊輕聲安慰,一邊不厭其煩的指導老人配合手術操作。在手術團隊的通力合作下,手術順利完成。
     
      第二天打開紗布,老人眼前明亮了很多,視力從術前0.07提升至0.9。
     
      “我能看見了,我不是瞎子了,這下回去就能出門了,多虧了張教授,謝謝,謝謝!””說話間,這位花甲之年的老人幾度哽咽,握住醫生的手連聲贊譽道謝。不曾想,門診復查時竟直接向醫生下跪致謝。
     
      在她看來,和重見光明相比,“謝謝”二字的分量實在是太輕太輕了。
     
      醫者說
     
      面對患者的感激,張廣斌教授表示,“其實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,作為一名眼科醫生,看到患者重見光明,我也很高興。”張廣斌教授是廈門眼科中心業務副院長,白內障與老花學科帶頭人,至今已從事眼科臨床工作近30年,用精良的醫術和豐富的臨床經驗,為眾多眼疾患者送去了光明的希望。上至期頤老者,下至稚稚嬰孩,譜寫著許許多多的溫情和感動。在他的帶領下,科室始終與國際同步化技術接軌,知名度和美譽度也在國內不斷攀升。
    ?

    掃描二維碼關注廈門大學附屬廈門眼科中心微信

    中国农村妇女HDXXXX